首页>频道 > 特刊 > 正文

“昆山龙哥”曾因琐事将服务生脸打变形

2018-08-31 17:08:49

“昆山龙哥”曾因琐事将服务生脸打变形

刘某龙参与经营的典当行

“昆山龙哥”曾因琐事将服务生脸打变形

事发现场距于某明单位仅200米

事发3天之后,江苏昆山街头砍人案仍是许多人关注、争论的焦点。8月30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事发地点发现,被网友称为“昆山龙哥”的刘某龙被砍伤致死的地方仍然留有明显血迹,向北大约200米处就是于某明平时工作的地方,晚上9点正是他下班回家的时间。据当地居民介绍,刘某龙此前在昆山市陆家镇经营着一家典当行,还专门雇了几个人给自己看店。30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昆山商务局了解到,这家牌匾名为“聚业典当”的店铺并未申请典当行特许经营资格,系无证无照经营。至于于某明,此前有传言称他是特种兵退役,但这一说法遭到其同事否认。

现场

事发地距于某明单位仅200米

8月30日上午,北青报记者来到了事发的顺帆路与震川路交会处东北口,该路口周围有河流穿过,属于昆山市较为繁华的区域,车来车往。事发当晚,刘某龙与于某明便是在这里发生了冲突。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3天,但是在震川路北侧的人行道上,依旧可以看到明显的血迹,滴在地上的血迹分布在七八米的距离,有些路过的行人发现自己不小心踩到后,都会立即跳开。事发时的视频显示,刘某龙被于某明砍伤后,围着宝马车跑了一段距离,随后倒在了附近的草坪上,而在草坪上,也依旧留有一片血迹。

于某明的工作单位在事发地的北面,仅有200米左右的距离,是一处名为昆城一品的宴会中心。据知情人士介绍,于某明在这里的工程部门工作,主要负责宴会中心的设备维护等,事发时他应该是刚刚准备下班回家。而从当晚的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到,刘某龙驾驶的宝马车也是从昆城一品的方向驶来的,不知道他之前是否也曾在此消费。

30日上午,北青报记者来到昆城一品国际宴会中心了解情况,但工作人员都表示对于某明“没听说”、“不知道”。事实上,北青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尽管昆山当地对此事的讨论也很热烈,但真正知道、了解并愿意主动谈及刘某龙、于某明的人少之又少。

调查

“昆山龙哥”参与经营的典当行未注册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昆山砍人案死者刘某龙生前在当地经营一家名为“聚业典当”的典当行。但根据我国《典当行业监管规定》,想开典当行必须向商务部门提交准入申请,其自然人股东必须无犯罪记录、信用良好,前后至少入狱5次的“龙哥”显然不符合这一规定。

8月30日,北青报记者从昆山市商务局了解到,“龙哥”所参与经营的“聚业典当”系无证无照经营。工作人员介绍,经营典当行需持工商部门核发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复印件等材料,到商务局提交申请,获准后还要再确认其经营范围包括典当,才能开始经营。经调查,网传刘某龙参与经营的“聚业典当”并未获得典当企业的特许经营权,且工商部门也未有同名企业的工商注册信息。工作人员表示,该店铺可能是以其他名称进行了工商注册,“但背后具体是什么企业我们现在也不知道”。

同天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赶到位于昆山市陆家镇合丰村的聚业典当时发现,店铺已经拉上了卷帘门,在周围店铺中显得并不起眼。

与典当行相隔不远的一处烟酒店的老板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家典当行的日常经营确实由刘某龙负责,店铺内的面积不大,“也就十几平方米,开了不到三年时间”。开店期间,刘某龙雇了几个人给自己看店,自己偶尔也会来店里,和周围店铺的人打招呼,但是彼此交谈不多,“只知道他不是本地人”。该村综治办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一般只是对村里的店铺进行登记一类的管理,并不会去管店面的经营资质等问题,所以这家当铺是否合规他们也不清楚。

探访

曾因琐事将服务生脸打变形

据昆山市人民法院(2014)昆刑初字第0180号刑事判决书显示,刘某龙曾经于2013年1月25日凌晨“在昆山市陆家镇宜家花园小区内因琐事与被害人许某发生纠纷,被告人刘某龙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刀与被害人许某互殴,致被害人许某左侧胸腔积液”。而在同年的6月3日晚,刘海龙和另外两人“酒后至昆山市陆家镇合丰好声音KTV,无故殴打被害人杜某,致被害人杜某鼻骨粉碎性骨折”。

北青报记者30日上午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当年刘某龙在KTV打人时,将一名KTV的服务生堵在房间内殴打,该知情人赶到后,发现那名服务生“脸都被打变形了”。

北青报记者发现,判决书中的两处事发地,距离刘某龙所开的典当行的距离很近,都仅有几百米的距离。好声音KTV的一名工作人员30日下午表示,因为事发时间久远,加之这一行业的从业者流动性很大,所以他们的管理人员和服务生都换了好几批,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也并不太清楚。

澄清

于某明非退伍特种兵 儿子曾患重病

关于事件中于某明的身份,此前有传闻称他在某高级酒店任保安一职,是退伍特种兵。但不久后这些消息都被否认。

在昆山当地贴吧,有一名自称是于某明前同事的网友透露:于某明生活压力挺大,不是网传退伍军人,一个手机用了四年都没舍得换。他的家庭很不幸,去年十几岁的儿子患癌症,年底父亲又走了。

8月30日,北青报记者通过众筹平台证实了这一消息。经证实,名为《爱心接力!救救花季少年》的筹款帖中,救助对象于小宝(化名)正是昆山反杀宝马男一案中于某明的儿子,彼时这位15岁的男孩刚刚被确诊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不久。帖子中称,2017年11月,于小宝在西安某医院做的肿瘤摘除手术,化疗结束进行移植。“费用估计30万元左右,我自己无法筹到这么多钱,请求社会的力量救救我的儿子。”筹款发起者是于小宝的母亲。多名自称是于某明同事的实名认证用户在评论区证实了众筹情况属实。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此次筹款目标金额为30万元,但经过732次捐款,仅筹得4万余元。众筹帖中最后一条信息更新于去年12月26日,显示筹款人已将全部款项提现。

平台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已与于小宝的母亲取得联系,孩子化疗结束后恢复得不错。孩子母亲表示,自己和于某明很早就分开了,一直独自抚养孩子。目前,由于于某明的事情,孩子的生活已经被打扰,不希望过多地被牵涉。截至昨日20时许,该项目众筹页面已无法打开。

进展

于某明亲属正在找律师

30日下午,北青报记者拨通了于某明同学的电话,但是其表示现在并不方便多说。于某明的一位老乡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于某明已经出院,目前羁押在看守所。而据于某明的哥哥于阳(化名)介绍,28日家中亲人就已知晓于某明出事的消息,“弟媳打来电话说弟弟出事了,家里人都急得不行”。于阳介绍,弟弟先后有两段婚姻,与前妻育有一子,去年孩子生病后,于某明借了好几万外债给孩子治病。

于阳说,他也不清楚弟弟目前的处境,因为家中老母亲身体状况很不好,还有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短时间内他也没办法抽身前往昆山,只能靠弟媳在当地操心,“去了我们也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北青报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到,于某明的爱人现在正在寻找律师,并倾向于寻找昆山当地的律师。

本版文/本报记者 付垚 孔令晗 熊颖琪

摄影/本报记者 付垚

相关推荐